新闻资讯

NEWS

新闻详情

内修于心,外化于形

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自1978年7月26日国务院批准了“鲅鱼圈新港港口设计任务书”起,经历了30余年的发展,特别是90年代末设立开发区以来,从经济发展到城市建设都发生了巨变。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泰文化艺术广场”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开始动工的,文化广场为鲅鱼圈带来了现代化图书馆、剧场、城市广场,清尚设计院王弘工作室承接了其中营口大剧院的室内设计工作。在剧场设计中,颇多感悟,与大家分享。





内修于心,外化于形

 营口大剧院外观





一、从文化中寻找设计的原点、重塑文化的影像


   我们从接到营口大剧院室内设计任务起,便首先试图从意识层面给出一个定义,从一个点出发,在历史的、人文的、社会的、自然的领域里寻找蛛丝马迹。营口经济开发区的特点不仅仅是“海港”,而是“新港”,是国家级开发区。这就决定了它将成为一个港口示范城市,是中国新港口城市的代表。再从文化上说,这里沿袭了辽东文化的脉络,有地域特点,干脆、豪爽又不乏幽默感,而沿海文化也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对众多因素的分析之后我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设计一个既有现代感又有文化特色的、友好开放的、机能合理的城市公共服务空间。


   观众厅与前厅是整座大剧院的核心组成部分,二者融合贯通相互依存。前厅是观众进入主体建筑最先接触到的重要空间,空间体验的第一印象直接影响着观者对整个建筑室内设计的评价。从空间上看,前厅为四层挑高空间,通透的建筑玻璃幕墙围合着筒形剧场观众厅,二者中间形成了一个空腔。核心筒四周的挑出平台以及凌空走廊在这个高空间中划分出了立体多维的层级,交叉变幻的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立面的完整性。这成为后期方案设计中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之一。另外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确立整个空间的主题。首先提取定义中的“文化特色”,海洋文化成为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在最初几版方案中,如海螺般的弧线和有机形占据了整个筒形核心观众厅的外墙。包括最终选定的一版方案,这种对自然的模仿与复制依然坚定的存在。就像是接近黄金分割比率的斐波那契数列,不论是鹦鹉螺的螺旋线还是百合花的花瓣数目,自然界无数生物都不约而同地符合这一近乎完美的定律。今天我们希望在设计中应用这一数列创造近乎自然的有机形态,但却不是单纯的抄袭,我们需要抽象、简化、分解并重组……这有点像后现代主义的解构手法,作为世界建筑设计的流行趋势,如何引入,如何落地是重要的课题。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前厅是几个方案中最有视觉冲击力的。核心筒的通体深红色面板搭配数量不断变化渐变的浅色色块,拼板缝隙形成的几何线条枢密有致地将它们进行了划分,看似随意,实则经过严谨而缜密的分析和思考。整个核心筒看起来更加独立和完整,整合了人流动线、挑出平台和凌空步道的关系,也使人的视线瞬间被吸引而集中于此。这个布满肌理的庞大的红色几何体像是在海底透过生长着的红色珊瑚仰望海面,水光和波纹随时间流转忽聚忽散;或者说像辽东留在脑海中的印象,厚厚的白色积雪中,小木屋外挂着一盏喜庆的大红灯笼。




内修于心,外化于形

 营口大剧院大厅效果图




二、专业的声学空间设计


   剧院的核心部分是观众厅,作为专业的声学空间,形式与功能的统一在要求上近乎苛刻。从建筑上看,该观众厅为近似马蹄形的尽端舞台设计,1183座,包含池座、楼座和包厢,舞台及乐池设计能够满足剧场、音乐厅、大型会议等多种使用功能。其中以音乐厅功能对设计的专业性要求最高,也是此次剧场设计的难点。剧场设计是一个集合多专业的综合学科,又或者说是一门“科学”。除了声学专业,灯光设计专业、舞台设备专业、音响设计专业,甚至材料专业等等都有很高的专业要求,并需要严谨的符合程序的协作。而这一切都将呈现在一个统一的具有高度美感的室内空间里,整合它们就是室内设计师的工作。虽然我们熟悉剧场设计这个领域,之前也有过不少成功案例,但如何在限定的建筑条件下实现更好的声学效果并作出不同的室内空间特色是我们最大的挑战。


   本项目的声学设计方是中法中元蒂赛尔声学工作室,专业实力毋庸置疑。但不同专家的声学理论之间也存在意见上的分歧,比如设计北京电视台多功能演播剧场的时候,著名的国际声学专家、澳大利亚的马歇尔教授特别注重侧墙反射,他有一套自己的侧向反射声学理论。他所设计的侧墙造型很奇特,总体上说是在水平向和竖向上以角度不同的声学反射体阵列组合而成,复杂的体形导致侧墙、吊顶变化多端,十分复杂。而此次合作的法国专家则认为声音不以二维的方式放射出去,他将声场定义为能量球,声源就像悬浮于空间中的一个原点,声音如同光芒四射的球体将声能扩散开来,这样传播的方向就不是单一的,而是立体的,因此设计中界面对声音的反射就呈现空间三维形态。基于这种理论,我们最初的一版设计方案是以曲面为主的,在空间中起伏波动连绵不断,形成一个完整的有机的室内空间。这不仅是对海洋的意向性呈现,更是出于对声音漫反射的考虑。但在声学计算的过程中,发现这样的曲面容易存在局部声缺陷,并且施工难度也非常大,很难达到完美的效果。最终采用的方案保留了最初的连续波动空间概念,但改变了侧墙的连续曲面,替代以横向的连续错叠的折面,为良好的声反射创造了条件。顶部曲线被保留了下来,从加大台口的第一块反声板开始,到逐级上升的弧形板,再到暴露的面光桥,整个天花乃至整个室内空间围合感强,具有由内而外膨胀般的张力,如呼吸吐纳般充满生命力,流畅而完整。





内修于心,外化于形

 营口大剧院大厅实景




   其中暴露的面光桥也是设计中争论的焦点。对法国声学专家提出的这个要求,我们起初很反对,认为不合乎安全规范,散热问题也难以解决,但考虑到整个天花的反射角度及四层包厢的声音效果,必须提升天花高度,加大容积率,暴露面光桥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于是我们在面光灯杆上方增加了排风口,解决散热问题,又在马道下方额外增加了弧形反声板,使此处虽然侧面透空,但从观看的视角形成一个完整的块面,毫无突兀的感觉。  


   另外,耳光室的设计也突破常规,将常用的两道耳光合并为一道,使侧立面更加整体。追光室方案对原建筑的一些构成作出了调整,为了使天花到墙面的折线过度更加自然。


   从材料上看,多数演剧空间都会采取侧墙反射与吸音结合,后墙吸音的设计。但在这个空间中,我们几乎全部采用了平面反声板。这也是设计与技术结合的一次大胆尝试。最终的声学测试结果符合设计预期,虽然过程比较艰苦,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人感到振奋的。


   一件设计作品好坏的表决权不在设计者,而是属于使用它的人。空间是否舒适优美,是否功能完备,是否动线流畅,是否让人愉悦,这些最直接的感受将是评价的指标,每个使用者都有权给出自己的评分。用这些指标来衡量自己的设计作品,也成为我们在一次次设计的过程中不断前进的动力。